獨立舞曲

Dimitri from Paris & DJ Rocca – Disco Shake (Hell Yeah)

Dimitri from Paris & DJ Rocca – Disco Shake (Hell Yeah)

    由Dimitrti From Paris 和Dj Rocca所組成的Erosidiscotique,已有多年合作歷史的他們,今日再次共同出擊為Hell Yeah廠牌推出強大單曲Disco Shake。並邀請到Luminodisco、JKriv、D&G與混音界大老Tom Moulton一同泡製Remix版本。   身為電子音樂界的傳奇人物,Dimitri From Paris帶著他專屬的歌曲音色French House sound打造出許多精彩的作品,包括Deluxe House of Funk以及惡名昭彰的A Night

Human League – The Things That Dreams Are Made Of (Control Room Recordings)

Human League – The Things That Dreams Are Made Of (Control Room Recordings)

    在Control Room這個品牌之下我們有一個非常簡單但是特定的任務交給我們的藝術家。我們只做相似的音樂。沒有額外的插件、沒有柔和的合成器,如果你可以用錄音帶融合或掌控更好!儘管新的原創歌曲會成為我們的主打,在第二波釋出當中,我們也很榮幸可以帶給大家至今最亮眼的數位音樂。   在所有經典的pre-house音樂當中, 1982年由Martin Rushent擔任製作人替Human League配音的”The Things That Dreams are Made Of”已在音樂界打滾至今。但是經過Soulwax或Derrick May的重新配置後,這首歌曲同樣會讓你感受到1982的新鮮感。   很不幸的Martin Rushent在2011年辭世。他曾經是英國最知名而且最成功的音樂製作人,成功打造了Stranglers、The Buzzcocks、Generation

FSQ – Zulu Congo Call (Soul Clap Records)

FSQ – Zulu Congo Call (Soul Clap Records)

    Soul Clap Records將推出一張獨一無二的專輯EP,並擁有來自於mothership閃耀光芒!   近期與George Clinton和Parliament-Funkadelic一同巡迴的過程中,我們有幸能夠親自拜會到其中一些成員同時也是放克界的靈魂人物。其中曾經最讓人驚喜的,莫過於Chuck “Da Fonk” Fishman與Clinton的外甥 Sa´D “The Hourchild” Ali讓我們得以認識到Dr. Funkenstein 本人。不意外的,這些人皆早已走出各自於P-Funk之外的個人音樂方向,而我們也很榮幸能夠在此介紹一下FSQ   FSQ是由Chuck “Da

Beat Broker – Deep Breath (Bearfunk)

Beat Broker – Deep Breath (Bearfunk)

    繼Breat Broker 首張”Limited Time”於Bearfunk發行之後,再次回歸到Bear Funk並帶來 “Deep Breath” 這張專輯。Beat Broker或Ryan Bishop(他父母這樣稱他)在南加州出生並長大,目前旅居於舊金山。   早期與Ryan Fitzgerald合作,用Broker/Dealer為其團體名號,並於Spectral、Traum與Sentrall等等廠牌發行專輯。 他們長期在舊金山的POP夜店演出,為了帶給觀眾不同的感受,Ryan開始剪輯、創作並重新混音,使這些音樂能夠融入夜店的表演中。   以緩慢輕盈的Cosmic jams作為夜晚的開始,然後隨著時間越接近早上,他們加速合成器的節奏並帶給人們更多的樂趣。這兩個創作者慢慢在廠牌Flexx、Disques Sinthomme和近期的Adult

Gemini Brothers – Jeckermich EP (ISM)

Gemini Brothers – Jeckermich EP (ISM)

  對Todd Terje, Andrew Weatherall, Idjut Boys 和 Ivan Smagghe的粉絲們來說,對比現在庸俗的其他舞曲專輯,‘Jeckermich’與‘Blues Ventura’這兩張舞曲大碟猶如從未出現過的大師傑作,並且有著相當大的潛力。   隨著活潑的節奏、混著fx的音效、搖擺的Bassline和瀑布般烙下的主旋律。Gemini Brothers這對羅馬尼亞的雙胞胎,使出了他們了拿手絕活,讓這張混音專輯更加引人入勝。   Jeckermich這首歌完全為了Party製作,雖然Jeckermich是取自十字軍東征中東時一個惡名昭彰的阿拉伯人Marshall。   倫敦的Pete Herbert將‘Jeckermich’這首歌推向一個更高的層次,他創作出兩首殺手混音,並在其中一首貼上了他的商標‘Dub Mixes’。